真木

我 想 看 文

昼夜厨房与爱

昨晚听了个梗颇感唏嘘 摸了个百合段子 生理不接受者不要点 至于授权 事主因为太想看我写第一人称已屈服


开车路过解放剧院的时候,忽然觉得自己看到了众安。

众安站在公交车站等车,裹着灰色的羊角扣大衣,两手插在口袋里,竟然还露出了一截手套。整张脸埋在千鸟格围巾里面,再加上长长的头发,基本只能看到一双眼睛,和庭上判若两人,这样我都能一眼认出来,的确是真爱。

真爱眼里揉不得沙子,于是我很快发现她身边站着徐……徐什么来着,反正是她女朋友。这家伙比我们小一级,有段时间我天天看她微博踪迹,因为众安自己不po行程。

两三年了怎么还没分手。众安以前的几个男朋友都没这么久过。

于是我反射性地靠边,摇下车窗,“你们俩去哪儿?”

“呃,我回江北。她回江南。不麻烦你,等车就好啦。”

众安的反应真是一点也不可爱。

回江南一般是坐地铁,看来徐什么是打算先把众安送上公交车。

“别啊,你们俩厮混到这个点。公车末班都过了吧。平时坐过公交车么?”

徐什么也恍然大悟,“让学姐送你回去吧。我也下去坐地铁了。”

众安很犹豫。她最近几年看我都这副表情。别人比如这位徐小朋友,看我和众安的关系都觉得是不远不近,只有众安看我像是如临大敌。

“上车啊,还能让你变成失联少女上头条不成?”

估计也是在寒风中站久了,众安又有在不重要的事情上软糯和乱妥协的毛病,最后还是把手伸向了后座门把。

“坐前面,我又不是你司机。你修养都去哪儿了?”

虽然我看不到她的表情,但我确定她绝对在围巾下面撇嘴了。

她上了副驾驶座,跟俆什么说了再见。然后开始屏蔽我。

让你屏蔽我。我就假装不知道你住哪儿乱开。

“所以我说你们怎么还不分手?”

“咦你知道!?”

“你们俩开玩笑开得整个同学圈都知道。虽然别人都以为是玩笑,但我直觉是真事。”

“哦……早就分手了。”

“蛤?”

我虽然表现得很惊讶,但其实一点也不想知道前因后果。这就是众安,随随便便地答应了一个学妹,然后又随随便便地和人家分手,分手竟然还和别人保持着友好和睦的关系。

这跟朋友有什么区别。

反正我不想要这种。我可不需要廉价的同情。

高中毕业的时候,我还以为众安直得不行,只敢在吃散伙饭唱歌的时候邀她合唱。结果她却以“不会”为借口拒绝我。谁信啊,这首歌明明是众安当时最喜欢的歌手的合作曲目。

好吧,当时我不火大。

但是后来众安和俆什么儿戏一般地在一起之后,我就不能平衡了。从此众安接什么案子,我都接对家,恨不能天天庭上见。众安不懂哀兵必胜的道理,所以总是输多赢少。想来现在众安看我如临大敌也很有道理。

“你往哪儿开啊...我家不在这边......”

“你又没说在哪儿。我们去江边。”

“这个点去江边干什么。”

“放心,油很满。”

“不是这个问题...为什么一定要现在去江边。”

“谈人生,不收费。”

“你不向我收费我还要向你收费呢。不想和你谈人生,快往回开。”

“那不谈人生就谈恋爱。”

我成功地让众安僵住了。

“我还以为你不会说呢...你明明不会喜欢我像答应别人一样答应你的。”

“咦,你以前就知道我居心叵测?”

“高中的时候以为是因为我们本质上太像了,所以被你排斥。但是大学就有别人告诉我这件事了...”

仔细想想,我确实做过很多针锋相对的事,现在也还在干着这么幼稚的事,为了我在众安心里的上镜率。

“现在我改变主意了。你那么被动,难道我还能等你跟我说不成?我要退而求其次,山在那里我就该去就山。”

好吧,其实就是几秒前改的主意。未成年才逞强。

早该这么干了。

众安比她上车还犹豫了一万分。

“别犹豫了,不答应就把你扔在江边让你变成失联少女上头条。”

为什么要现在去江边呢,我真是有病,风那么大,车里空间又那么小活动不开手脚。

评论(1)
热度(3)

© 真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