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木

我 想 看 文

【奈亚】人生若只如初见

不能我一个人…

青羽:

我终于赶出来了!!!

※关雎后续,清明特别篇,时间为关雎的几年之后
※原本只是个发泄产物
※为了自圆其说各种扩充最后还是BUG多如狗[捂脸
※相信我这只是关雎的平行世界
※至少别打脸



不知是第几次半夜窗户被推开,那人不经过主人的同意就这么翻进来,然后熟练坐下给亚特一个爽朗的笑容,熟的像这是自己家。

好脾气的亚特只能用无奈来回应把翻窗入室当成理所当然的人。「下次能走门吗,奈斯?」

「哎,有什么关系,这样多方便。」

毫无常识可言的天才武士奈斯随口回答,顺手倒了杯酒一饮而尽开始大倒苦水。「啊,最近连酒都买不起了…」

亚特见怪不怪的给他重新斟满,虽然奈斯工作不少报酬也算丰厚,但经常莫名其妙的穷到恨不得要典当他的刀才能过日子,即使如此他还是不忘记给亚特带甜点,看在甜点的份上,亚特默许了他深夜造访而不是开门喊人抓贼。

两杯酒下肚后奈斯满足叹气,按照平时他就该拿出甜点讨好亚特了,但是他这次没有动,只是直直的盯着亚特。

被他的动作搞得浑身不自在,亚特不确定的摸摸脸颊。「你这么看我做什么。」

「没什么,想看就看了。话说你都不关心我一下吗,问问我的情况啊什么的。」

小孩子吗。亚特哭笑不得,在奈斯进来之后他就发现了,今天的奈斯心情非常好,即使是在抱怨即将身无分文,他的笑容也依旧挂在脸上。现在他坐正了腰板挺直,像是做了好事等着表扬似的,眼睛闪闪发亮。亚特被他感染了,也笑了起来,忍不住就想捉弄一下。

「我就不问。」

「哎不带这样的!我可是花了很大功夫呢!」

奈斯马上发出不满的抗议,朝着亚特扑过去滚作一团,躲不开的亚特象征性挣扎了两下就将双手环过奈斯的脖子,头也靠了过去,奈斯顺势揽住他的腰,还不忘捏一把,换来亚特一个瞪眼。

相拥的两个人安静下来相视一笑,默契的一个仰头一个低头,唇舌纠缠在一起吮吸出水声,完成一个交换彼此气息的吻。

「不吃甜点亚特还是很甜啊。」奈斯恋恋不舍的轻啄几下后点评道。大概是吃饱喝足有了精神,他拉起亚特将双方的衣服都整理好,在亚特疑惑不解的目光中展开灿烂的笑。「走吧,我带你去看看,深夜的吉原。」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虽然不知道理由,但是奈斯今天真的非常开心,花魁很少能出门,很多人一辈子就被囚禁在高阁之中。当然,如果现在不是在屋顶上就更好了。

亚特将宽大的和服拢了拢,风嗖嗖的从领子灌入的感觉不太好受,还有些闷。奈斯也察觉到了站在屋顶上有多愚蠢,终于抱着亚特跳下来,转了几圈躲在,有些尴尬的躲闪着视线。「抱歉啊,我没想到今晚这么……」

他突然顿住了,眼睛眯成一条细缝。随着他的视线看过去,可以隐约看见轻微晃动的人影。

不愧是奈斯,晃动的幅度那么小,还是被他察觉到了。

「………反悔了吗,馆主。」奈斯没头没尾丢下句话,笑容消失不见。他严肃的站起来,亚特担忧的一把抓住他的袖子。

「奈斯,这是怎么回事?」

「呆在这儿别动,亚特。」奈斯不由分说的将亚特按在角落里,低声叮嘱。

「我……」

「呆在这儿别动,我马上回来。」

他重复了一遍,深呼吸后拔出刀,反手握着踏入洒满月色,危机四伏的空地。不出意料,四周按捺不住的人影开始逼近,隐隐形成一个包围圈。

看清了那些人的容貌,躲在角落里的人身体一僵,手掌不自觉捂住了嘴。

无论仇杀还是买凶,对奈斯来说都不重要,他这么多年惹下的麻烦可不少,说没几个仇人他自己都不信。这种围攻,也不是第一次了。

但是今晚,不一样。

武士再度确认了躲藏在阴影里的亚特,稍稍松了口气。

依靠自身的速度惊险而又巧妙的化解一次又一次攻击,敏捷的穿梭于刀与刀的缝隙之间,对方人数虽多却也奈何不了他,反倒是被他击晕的己方人越来越多,惊慌失措的情绪在人群中扩散,加快了被击溃的速度。

不是毫发无伤倒也称得上是场大胜,奈斯不以为意的看着脚边躺了一地的人,还未迈步突然绷紧了背。后面有风声。

身体快于大脑,几个跳跃之间已然远离数尺,但总有些事发生在意料之外。

一抹淡紫从角落闪出,以飞蛾扑火的决然冲入挥劈向奈斯的武士刀的轨迹之中。本已脱离攻击范围的奈斯回过头,瞳孔骤然收缩,视线中只剩下随着刀砍飞洒出的暗色血液。

「亚特——!!!」

亚特眼前发黑,脚下一个踉跄跌在地上,耳边回荡的满是奈斯的怒吼。咬紧牙费力的撑开眼,疼痛自左肩向全身蔓延, 还好,伤口虽深,却不致命。

他轻轻吁气,转过头的瞬间屏住呼吸。

方才偷袭的人已倒地不起,脖子上是触目惊心的伤痕。奈斯正缓慢收回他的刀,从亚特的角度看不清他的神情,只能感受到周围凛冽的杀意。

他大步跨过尸体在亚特面前蹲下来,亚特能听见他粗重的呼吸。

「刚刚为什么要突然冒出来,你知道有多危险?!」经历过大风大浪不惧生死的奈斯第一次失态,他压低声音还是没有控制住语气中的愤怒,即将狠狠抓住亚特肩膀的双手顿在半空,最终还是生怕弄疼他而只是小心翼翼的搭在肩上,又不放心的四下乱摸。「没有别的地方受伤了?」

「只是,不想看见你受伤。」接受着奈斯不知是检查还是吃豆腐的动手动脚,亚特垂下眼轻声回答。

沉默着拽过被血污染的和服撕下长长的布条进行了简单包扎,奈斯捧起亚特精致的脸,对着唇蜻蜓点水的一吻,蔚蓝的眼睛难得有些湿润。

「…我也是这样想的啊,亚特。」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突如其来的雨。淅淅沥沥的雨冲刷着吉原,两个年轻的身影手拉手在夜雨中快速穿过一个个街道。

明天,一定会有人报官的吧…到时候他和奈斯的通缉告示就会贴满大街小巷…不,只有奈斯才对,看见他的人,已经被奈斯干掉了。

亚特有些出神,奈斯的嘟囔将他唤回现实。

「我这儿还有个匕首,亚特你拿着吧。」

「等一下,没这个必要…」

「再受伤怎么办…拿着吧,这玩意儿我可喜欢了,还没刀的那会儿我都用这个。 」奈斯从腰间抽出一把朴素的匕首递到亚特手里,隔着微凉的匕首用了些力道握住那人同样微凉的手。他用爽朗的笑容回应亚特的不安,一如既往的自信。

「放心,我们一定能离开这里。」

亚特浓密的睫毛轻轻颤了一下,夜色的遮挡让奈斯没有察觉。

骤来的夜雨终是趋于尾声,他们并肩依偎在一起,奈斯从未这么喜欢过下雨——心爱的人温顺的依在他身边,单薄的衣物很好的将体温传递了过去,似是贪恋他的温度不自觉向他怀里靠。只穿着单层和服确实是太少了,奈斯想着,于是他调整位置,来时随手放于屋檐下的油伞终于有了用武之地。他伸出手,将微微发抖的亚特抱了个满怀,帮他驱逐寒气。

夜雨看懂了气氛逐渐小下去,不敢打扰。这种时候,果断应该说点什么才对得起氛围,奈斯张了张嘴。

「亚特,我……!」

想说的话语卡在嗓子眼,张开的嘴只能徒劳的挤出嘶哑的音节,雨滴随着狂风有些调皮的钻入油伞下打湿相拥的两人的头发,从两侧脸颊滑落。

滴滴答答,透明的雨滴混入浑浊的色彩,随着落地碎裂四散开来又重新汇聚,如同蜿蜒的小溪最终汇合到大海那样,它们安定下来成为暗红的水滩。

滴滴答答,浑浊的血液沿着刀锋滑落至刀尖混入雨水中,刀刃折射出清冷的寒光,那份冷冽被月光的温柔中和从而完美隐藏了杀机,才能在挚爱它的人毫无察觉时贯穿它原本的主人,斩杀虚假的伪装。

明明还有很多话想说,还有很多事要做,现在都没有必要了。

「哈…哈哈…」

闭目等待许久的花魁睁开紫色的眼眸,下一秒被莫名其妙的笑声弄的有些茫然。他侧过头方便观察那人的神情,让他更茫然的是,看不出和平时的样子有什么变化。

只有这个人想做什么始终让人琢磨不透。理所当然的特立独行,不按常理的思维走向,却始终可以达到目的,到底是天才,还是奇才,亦或者说是怪物。

只怪他是奈斯。馆主要杀他,那便杀。

只怪他是亚特。馆主的吩咐,他不能违背。

如同天空般的蔚蓝没有疑惑,没有悲伤,也没有愤怒,像是早就料到了这个结果,眼神一片清明。即使锋利的匕首贯穿了胸口,堵住心口和话语的却是更加复杂不明的情绪。

奈斯最终也没有询问一句话,他几乎用尽最后的力气从怀里掏出包裹严实的木盒,塞入刺了自己的亚特手中。

然后他的下巴搁在亚特肩上,维持着拥抱的姿势,轻轻吐出一口气后满足闭上眼,如同睡着了。

油伞跌落于水滩中,伞面精致的花纹吸入暗红,再也看不出原本的模样。一同离手的木盒摔翻在地,甜美的水羊羹散落一地,再也无法品尝。

而亚特的目光只是被意料之外的一张纸吸引了。

那是他的卖身契。不是花魁的,而是更加束缚着他的,契约。

新添的墨字很快被雨水融成污渍,如同怀里逐渐失去温度的人,不能挽回。

「啊啊…」他叹息着,轻轻笑了起来,紫色的眼眸晕染上水光,随着轻微的眨眼与先前雨水的滑痕融为一体,不分彼此。「奈斯,你真是……」

月光再次亲吻刀锋,轻柔的仿佛爱抚恋人,注视着它再度被浑浊的红色浸染。

亚特丢开匕首,微笑着将深爱之人重新拥入怀中。

「对不起,我来晚了,这就来陪你。」

=END=


怎么看怎么像迟来的12话怨念产物。
你问我为何开头画风和后面不一样?因为开头是后来补上的啊原本这只是捅刀子的故事[被打
咳可能还是赶的太仓促了有些地方很突兀…抱歉啊!总之大家清明节快乐!

评论
热度(40)
  1. 真木青羽 转载了此文字
    不能我一个人…
  2. afxln窝青羽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真木 | Powered by LOFTER